委员履职
当前位置:委员之家 > 委员履职

委员履职

降低公安民警职业风险因素和职业伤害几率的建议

发表时间:2019-03-19

南京市栖霞区政协委员、江苏卡思迪莱服饰有限公司常务副总杨谋娟反映,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警务工作压力日益增大,公安民警面临的人身安全与健康风险不断上升。根据公安部公布的资料显示,近两年,猝死是民警因公牺牲的首要原因,在各个系统的民警牺牲原因占比中都是最高。因过劳或者突发疾病死亡成为公安系统比较突出的现象,民警在工作岗位倒下的例子屡见不鲜。 一方面,一线基层所队承担着防范、管理、打击、服务等各项工作,执法面很广,工作任务繁重。“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形象地反映出基层所队所承担着来自各级公安机关的各种专项工作和区局、县局各业务部门各项工作要求,越积越多的专项工作、基础工作、交办工作,使基层民警不堪重负。在目前法治社会的大环境下,广大群众寄希望于公安机关铲除天下一切罪恶,对每一个违法犯罪行为都处理、都打击,这种现实与预期的窘境,长期超负荷的大量工作导致基层公安民警身体透支,影响了一线公安民警的健康状况。 另一方面,公安民警在执法过程中,除了会受到不法分子的人身攻击,还有大量的不实投诉、诬告中伤、恶意中伤、造谣诽谤、无理谩骂等其他伤害,这些精神上的损害对公安民警的心理造成了很大压力,并且这些伤害就存在公安民警工作的角角落落。部分新闻媒介时常不能客观如实报道公安民警的执法工作,只是抓住某一点,就无限放大炒作,甚至编造不实信息,进行恶意虚假报道,进而对执法权威性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近年来妨碍公安民警执法甚至暴力抗法的事件时有发生,已成为社会不和谐的焦点问题之一。依据我国《刑法》第277条第1款:“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第4款规定:“对故意阻碍警察履行职务,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因此,对依法执行的非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的轻微袭警行为,往往只能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来追究行为人的袭警责任。从实践来看,《治安管理处罚法》对袭警行为人难以发挥应有的威慑力度。 针对当前公安民警职业风险因素不断增多,职业伤害几率逐步增大的现状,建议: 1、科学动态配置警力,减轻民警工作压力。基层治理的繁琐难办的事务大量增多,且处理要求越来越高,因此给基层所队精准定位,理清警务和非警务事务的界限,提升执法过程的专业性、规范性,避免引起社会敏感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问题,显得尤为重要。应进一步推动警力下沉,切实减轻基层负担。探索在非执法岗位实行聘用制度的做法,置换警力用于基层执法岗位,降低公安民警值班频率,避免“连轴转”的情况持续。要提高科学用警水平,尤其是处置大型安保或突发事件时,避免“人海战术”和疲劳用警,要充分发挥现代科技和管理手段在公安工作中的作用,提高效率,减轻民警工作压力。 2、运用智能科技技术,完善公安民警健康管理制度。按照“健康信息收集—健康风险评估—健康干预改善”的健康管理基本运行模式,公安民警健康管理体系包括民警定期体检制度、民警健康档案及评估和民警健康干预工作三部分。当前,公安机关普遍建立了民警定期体检制度,但其他两项工作仍然不足。因此,公安机关应进一步完善和落实公安民警健康管理制度,建立民警健康档案,评估民警健康状态,聘用医护人员为健康顾问,开展符合民警职业特点的诸如胃病、心血管、颈椎、腰椎病以及睡眠障碍、焦虑抑郁等心理疾病相关知识的普及,配合政工部门组织体育运动,宣传健康生活的理念。 同时,智能警服和智能手环等技术和相关应用也在日渐成熟,可从精神、脏腑、运动和睡眠四个维度持续感知警员的整体状态,形成完整的警员战斗力评估和健康保障服务体系,做到“一人执勤、体系保障,一点行动、全维支援”。因此,也可引导和发挥科技优势,进一步完善和落实公安民警健康管理制度,防范公安民警的身体健康风险和心理健康风险。 3、依法加强对袭警行为的处罚力度。公安部发布的《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已经于2019年2月1日起施行。这有利于降低民警用枪压力、提升破案效率,也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基层民警执法的担忧。公安机关要争取党委纪检部门、政府监察部门及监察机关的支持和参与,实现与相关政策对接,加大对袭警行为的惩罚力度,保障公安民警在现实执法过程中遭遇谩骂侮辱、暴力威胁、恶意诽谤、陷害诬告等情况时维权程序畅通,及时依法处理侵害民警执法权益的问题。 4、在刑法中增设袭警罪,强化刑法对警察职业风险防护的保障作用。就维护公安机关的执法权威,防范警察的职业风险来说,在设立袭警罪时,应将“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所有袭警行为入刑,从而对袭警行为人起到巨大的震慑作用,为保障警察依法履职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保护。具体来水,在设定“袭警罪”时,应明确该罪为危险犯。其次,要降低该罪的构罪标准。只要行为人具备袭警的动作,比如强制近身、拉扯、推搡等,不论有否使用暴力,都可以构罪。此外,在袭警罪的量刑上,要提高刑期,以突出对警察依法履行警务活动的特殊保障。 5、加强舆论宣传导向,树立良好警察形象。近年来“逢警必炒”的现象导致负面涉警舆情传播迅速,极大影响了警察形象。各级公安机关应依托新媒体平台为宣传阵地。注意传统公安经验的创新运用,进一步推进社会协同治理,形成良好的社会法治氛围,树立“尊重警察、尊重法律”的思维观念。

南京市政协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南京市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